美国商务部随后透露,将把华为及70家关联企业列入“实体清单”。与此相关的禁令一旦生效,就意味着如果没有美国政府的批准,华为将无法向美国企业购买元器件。对于一家全球化时代的科技企业,不能采购美国的元器件,可能面临灭顶之灾。华为的前车之鉴是中兴——在被列入“实体清单”后,这家巨头一时间“主要经营活动无法进行”。

因此,科顿认定华为要失败退场,不是没有理由。但也有专家认为,华为不同于中兴,其“备胎”计划、5G技术的专利护城河给它留下了博弈的筹码。香港中文大学工程学院副院长黄锦辉教授接受采访时称,华为不同于中兴,华为在科研和供应链的安排上比中兴做得好。

禁令对华为将产生多大影响,取决于华为供应链对美国企业的依赖程度。2018年华为召开供应商大会,数以千计的供应商中,有150家主要供应商参加。华为为其中92家颁奖,这些企业中有33家来自美国,包括英特尔、高通、博通等芯片企业,占比超过三分之一。

这一比例与中兴相似,后者约有20%至30%元器件,包括基带芯片、射频芯片、存储等从美国采购,而这些核心元器件不易找到替代品,从而导致中兴在禁令生效后陷入停滞。与中兴不同的是,华为早就建立了自己的芯片企业——海思(Hisilicon)。但海思生产的芯片还不能完全覆盖自己的产品线,华为依然需要直接采购美国芯片厂商的产品。赛迪智库报告显示,2015年华为的芯片采购总额140亿美元左右,其中,采购高通芯片18亿美元、英特尔芯片6.8亿美元、镁光芯片5.8亿美元,博通芯片6亿美元等,涉及多家美国公司。

为了让美国撤除禁令,中兴付出了巨大代价,包括14亿美元民事罚款,还必须在30天内更换董事会和管理层,并允许由美国选择的合规小组入驻检查,成本由中兴承担。

/